-≒免费ゞ`技术 > 文章列表
狼的故事 (浏览次数:1493)
发表于2012-8-5 13:44:00

    本文一来是讲故事,二来是问个事,请无心看故事的同志帮忙看一下本文最后一句。跪谢。

    白狼在跟狮子讨论悬疑小说。白狼说起了一个规则,“如果故事里头出现过枪,那么这把枪一定在故事中开过,否则这把枪不应该存在”。它觉得,这样的规则似乎有些无必要。如此条框的故事,假的很。生活中充斥着各种不会派上用场的人或事或物。可能枪出现过,但人最终却是溺死的,这种无奈在人间俯拾皆是。然而狮子听了之后,轻蔑一笑。它觉得,故事嘛,就要有故事的样子,到处都是平淡与无奈,何来的戏剧冲突?
    白狼也就不跟好朋友争了。它觉得,同伙间的观点差距也是世间的无奈。就这么接受吧。
    “不过一直以来跟狮子都没什么好聊的,算了,趁着自己要进修练习争抢捕猎王之位,也干脆顺带着推脱掉这家伙的邀请吧。推几次之后,也就不会再烦人了,算是软绝交了吧。”

    白狼年纪轻轻,就像一个看破红尘、历经沧桑的用往事堆积起的旅行者,总是抱着一种无奈的顺从面对世界。其实也并不是它的错。有一些人认为,自己的棱角,迟早都会被这个世界所磨去。他们不希望这样,觉得这样自己就断掉了大半灵魂。可白狼想着,总保持着自己的棱角,到处戳伤别人,使人流血,又是何苦呢?要是两个同样棱角的人紧靠在一起,那不得每日都遍体鳞伤?它觉得,这样太无聊。其实事情总有种解决方法。与其说它是一只自己把自己棱角磨去的狼,倒不如说,它是一只把自己的棱角一天一天增多的狼。只要棱角增加到无限多,那,你也就成了个无棱角的圆,也就没有什么磨平尖锐之分了。它是一只,锋利的圆。在它那无所谓而无奈的眼神中,还有那么几分不愿意透露的穿透力。

    它想去动物园。它想去那里见识一下世面,虽然是人造的假象,而且可能一去不复返,但是总归不会在未老之前就把它宰杀,也不会亏待它。总比在这林野间饥饱参半好,而且家里的情况也能改善。它母亲说它的梦想其实也就是另一种无奈而已,是用自己的自由换来的更厚质感的无奈。况且家里境况也不好,它这么一走,家里一时间可能也熬不过去。可白狼觉得,事情总会有解决的方法的。家里会辛苦一下,但总归会以他为傲的。

    灰狼要去城里打工了。白狼托它带个信,帮忙跟动物园说说。灰狼觉得很奇怪:“我要去一年那么久啊,你就问个事自己过去问不就行了,两天就搞定来回了,非得要我一年后帮你问么?”白狼苦笑了一下,说自己反正还有两年才进城,也就不去问了。灰狼说,噢,那好吧,要是我还记得的话。

    后来,白狼临死前回想到这一瞬间,觉得,怎么,自己就那么淡定呢。
    明明是自己的梦想,怎么就那么随便地托付给一个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的朋友身上,视之如草芥呢。
    那真的是梦想吗?
    是啊,那真的是。
    那为什么自己一点都不着急呢?
    其实,可能它自己,也在心里头多多少少的认为,那种天花乱坠,光鲜艳丽的未来,跟它有点不相配。草根可能真的不能成繁星,而麻雀飞上枝头可能也只是只麻雀。它心里一直存着多少自卑。

    白狼说,我还要争狼群里头的捕猎王,刚好一年。一年之后我再研究去动物园的事儿啦。
    灰狼说,噢,那好,那我走了啊。
    白狼说,啊对了,你走的时候也顺便去问问狮子哥那只羊吃完了没,吃不饱的话过来我们这再拿半只过去。
    灰狼说,好嘞。

    时间划过一年的速度也就这么快。白狼争不上捕猎王,它保留太多了,该有的杀气都没有。别的狼都没有它考虑太多,直奔目标而去,胜则饱,败则饥,事情也就这么简单。白狼总把这种事套上不同的意义,想太多。

    “也该回来了吧,一年三个月了,是老板不肯放他回来么?”白狼轻轻皱了皱眉,察觉了面前的灰狼妈妈的急躁与内心的灼烧。
    “我就是不知道呀!我的好外甥,我的腿脚不利索了,孩子他爹也在城里,你能帮个忙进城里找找它么?你看,你跟孩子它一直关系都那么好,现在它不见了……”
    “没事没事,我去去就回来了,带它一起回来。”

    狼群其实也就是个互帮互助的利益共同体。
    这不是什么高尚道德驱动的。我帮你,仅仅是因为,以后我也可能要你帮我,而已。

    白狼出门了。不过它没多少灰狼的信息,就知道它去了城里。回想一年前,它最后见的应该是狮子。走之前找找狮子吧,看看它有没有听到些什么线索。
    狮子家有点远,毕竟狮子是很在意领地的,一只狮子占的领地可以是整个山头那么大,所以白狼也就必须得先翻一座山才去到狮子家。“说来,已经一年没去过它家了啊,也不知道它现在过得怎么样。不过狮子嘛,不用担心生活的吧。”

    “人家可是一出生就比我优越呢,我再怎样也不会超过这个朋友的吧。”

    白狼一路小跑,可总算是跑到了狮子家。狮子依旧是那么慵懒,像等待着万民朝奉的皇帝一般。但一见到白狼,狮子立马警惕了起来,吼住了它。谁能耐得住狮吼,白狼只得往后退了几步。狮子紧接着再张口大吼:“滚!!”狼毕竟是狼,再怎么与狮子关系好,也不能掩盖它的卑劣位置,所以白狼也就夹着尾巴逃了,自己的感觉器官全部失常,脑子也头昏脑胀,因为它从来没见识过这种场面。

    它一路逃到一公里外的溪边,但仍然惊魂未定,嗅觉仍然错乱如雾。它为了平抚心中的暴乱,想在溪中喝口水。白狼走到溪边,想稍做休息。耳边传来潺潺水声,但总有几声暗哑萦绕。白狼管不了那么多,躺下来深呼吸了几下,想着还是自己跑去城里问吧,狮子最近不知道是不是遇上不顺心了还是被哪个狼孩子给惹到了所以那么狂暴,还是别碰它了。正这么思考着的时候,突然,它视线中出现了异常——一撮灰色的狼毛,而且嗅不出来自于哪只狼,可能被风吹雨打多了导致气味都散去了。

    它心里闪过一丝恐惧,顾不得水声中的暗哑,追着那小撮狼毛而去。

    荆棘,密林,白狼没进来过这里,但它只能凭直觉探索。全都是绿色,绿色,绿色。
    绿色,绿色,绿色,绿色,绿色,灰色。
    在那儿!!

    说是灰色,其实已经完全不是一只狼的形状了。尸体早已消失,一身灰色的长毛如今只有一两撮毛散落,头部基本只是个骷髅,仍有那么一两点肉的印迹。但白狼以狼的直觉发现,这就是灰狼。这就是当日那个高兴地去城里打工的灰狼。如今却连尸首都不复存在,只剩下一个说明不了一切的头骨。

    “噢,被我吃了。”
    !!!

    白狼往前一跳,转过身来,反射性地以震慑姿态面对着不知道什么时候来自于身后的生物。
    它的嗅觉因为惊吓而错乱了,没有立马嗅出来者;而它的听觉确实是发挥了作用,却被它忽略:那溪流声中的暗哑,其实就是来者的脚步声。

    “为什么?你明明一直都跟我们相处得很好!”白狼觉得事情完全不合逻辑。
    “因为我饿了。”狮子依然是如此从容。
    “那为什么我每次来你都不吃我?”
    “因为你每次来都带着一只羊,我吃你干嘛。”
    “可——”
    “你这伙伴,看着我家的羊逃到林子里,想鬼主意自己偷偷抓了吃掉了,我没东西吃了,就把它吃掉了呗。”
    “你怎么可以——”
    “——啊,看来你今天没带羊啊。本来我叫你滚是想让你明白到你两手空空到我家来的这个错误,但是现在看来我觉得还是吃掉你好了,等不及了,还跟着你跑那么长一段路,饿了。”

    !!

    逃跑的那段路上,白狼想了很多。它觉得,原来梦想什么的,都很不堪一击。它将梦想托付给不可靠的存在,它也就得承担起这个不可靠的结果。一年多过去了,它一直规划筹划的梦想却实际上一步都没进行过。它曾跟父母夸下海口,说两年内去不了动物园,就一生在家守护这个家族。
    说不定,这个一直筹划规划的梦想,还没开始,就要结束了呢。
    况且,自己的命也快没了啊。

    “噗通!”
    正想着,一不小心,白狼脚滑了,掉进了水沟里。
    狼是不会游泳的。起码白狼不会。

    “啊,吃不到了呢。真可惜。不过呢,我还要顺便告诉你呢,既然枪出现了,那它就得开过;既然狮子出现了,那它就得吃过。我的出场可不是没有意义的,我也不认为随便就单方面跟我绝交的狼可以活下去。我倒不觉得这样很条框很无奈,就算是无奈,也是戏剧性的无奈是吧。虽然故事就得有故事的样子,但是生活也也不一定非得要完全是生活的样子。生活也可以很故事,是吧。”
    白狼临死前,想了许多,用看破了红尘一般的眼神看着狮子。其实它只是,明白了无奈而已,并不是看破红尘。它知道,生活中充斥着各种不会派上用场的人或事或物。可能枪,或者狮子出现过,但人,或狼最终却是溺死的,这种无奈在人间俯拾皆是。
    到处都是无奈与平淡,但戏剧冲突,依然存在。


    故事就这样,有点弱,望见谅。

    另求熟悉留学签证或认识留学中介可以免费咨询的或认识熟知留学签证事项的大神帮忙,有要事求问。

楼主

您必须登录后才能进行回复或者发起新的主题